欢迎来到-幸运飞艇群!
网站活动:
每日歌曲 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社会万象 >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时间:2021-02-15 17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,谢绝任何媒体转载

  照例声明: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,声明完毕

  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  萨沙写了很多变态杀人案,但今天这个案件还是让我非常震惊。杀人的疯子并不仅仅是变态,还极度的愚昧和凶残。案件发生在50年代,影响之大甚至惊动了苏联人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  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83讲)

  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江南某省的省会,时间是1955年,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。

  新中国建国才6年,朝鲜战争已经结束了,沿海群岛的国军早已撤退。国军军舰偶尔在海域骚扰,省内局势总体还是平稳的。

  镇压反革命运动,全省杀了不少阶级敌人,尤其是以前的黑社会分子、地痞流氓、乡间恶霸基本都被杀掉了,市面上案件也少了很多。

  所以,当天下午5点多,张家6岁小孙女小娇还没有回家,家里也没有多想。

  张家就在住在全国著名景点附近不远的老房子里,是本市普通市民。

  50年代和今天不同,人口只有5亿。所以,即便是著名景点附近,当年还有大批的坟堆和荒地、荒山,人口没有那么密集。。

  当时人民生活艰难,全家人要从早到晚的忙碌。家中孩子很多,又没有幼儿园一说,只能由孩子自己出门玩耍,一般要到天黑才能回来。

  小娇是个很乖的孩子,平时很喜欢同小伙伴们一起玩捉迷藏、捉蝴蝶这种游戏。

  当天中午吃完饭,睡了一会午觉,小娇就和邻居小朋友一起出去了。

  家里奶奶叮嘱她不要跑远,玩一会就回来,小娇随口答应。

  到了5点多,在外摆摊卖菜的张家小两口,挑着担回来。

  发现女儿不在,他们也没有在意。小孩子贪玩,估计要吃饭前才会回来。

  6点天黑了,小娇仍然不见踪影。

  张家儿媳妇开始着急了,去邻居家找女儿回来吃饭。

  没想到,邻家小姑娘正坐着吃饭:小娇?她还没回来吗?我们出门玩了一会,后来小娇说要去爬到凤凰山捉蝴蝶,我和小红觉得爬山太累了,就先回来了。小娇自己一个人去的。

  张家儿媳妇顿时心慌了,会不会遇到拐子了?

  于是,张家人也顾不上吃饭,全家四五口人都去周边,尤其是凤凰山上寻找。

  全家一直找到深夜,并没有看到任何孩子的踪影。

  第二天一早,张家也顾不上摆摊,全家又继续去找,还发动了邻居们帮忙。几十人找了所有小娇常去的地方,仍然毫无收获。

  小娇就此失踪,张家在中午去派出所报警。

  当时孩子走失事件也比较常见,一般是迷路,也有可能被车撞了或者落水而死了。

  接到报警以后,民警立即查了一下,全市并没有发现有女童出了车祸或者溺水而死。

  会不会迷路了?

  张家认为不可能。

  小娇从小就在凤凰山玩耍,对山路非常熟悉,绝对不会迷路。

  毫无线索,民警怀疑小娇是被拐子拐走了。

  小娇长得漂亮可爱,而本省农村还有一些陋习,就是无儿无女的人家,往往会从拐子那里购买孩子,用来养老。

  不过,这也有些问题。

  拐子一般是拐男孩子,乡下人认为男孩才是自家人,女孩是赔钱货,将来要嫁人的。

  而且,拐子一般是拐两三岁的小孩子,还不怎么记事。

  小娇已经6岁多了,早就认识自己的父母,知道家庭住址。

  拐这么大的孩子,不符合常理,显然非常奇怪。

  即便如此,到处也没有发现小娇,只能暂时作为走失儿童案件处理。

  张家保持一线希望,宁可相信小娇是被人拐卖了。只希望买小娇的人家,能够对她好一点,不要打骂。

  女儿失踪后,张家儿媳妇天天以泪洗面,希望聪明的女儿能够设法逃回来。

  而张家奶奶陷入极大的自责中,认为自己没有照顾好孙女,也是整天哭哭啼啼。

  老年人本来就是风烛残年,哪里经得住这种悲伤。

  几个月后,老太太就重病卧床,很快去世前。断气前,老太太握住儿子、儿媳的手,流着眼泪说:我对不起你们啊,没有照顾好小娇。我那天要是不让她出去玩,就不会走失了。将来要是你们找到小娇,一定要来坟上告诉我一声,不然我死不瞑目啊。

  失去了女儿,张家全家陷入极大的痛苦中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他们不知道的是,当地警方更为惊恐。

  小娇失踪后1年内,凤凰山附近又连续有3个女童失踪,2人是五六岁年龄,另1个已经有11岁。

  1年的时间,凤凰山附近失踪了4个女童,显然不是什么走失案。

  本来警方认为可能是拐子拐卖儿童,从11岁女孩失踪开始,民警就意识到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11岁女孩已经很大了,严格来说已经是少女,不可能有买家愿意买这么大的孩子,作为女儿。

  如果是拐卖妇女,11岁女孩又太小,不可能买回去做媳妇。

  新中国不存在童养媳一说,以上推论都是不成立的。

  于是,警方怀疑这可能是恶性杀人案件,开始在凤凰山上搜索。

  但凤凰山说大不大,说小真的一点也不小,有一万个地方可以藏人。

  找来找去,4个失踪女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案件陷入僵局。

  小娇失踪后大概1年半,一个外地来本市工作的法官老严,误打误撞的发现了一件大事。

  老严已经50岁,是老军人出身。这次公派出差到本市,趁着周日放假来湖边玩一玩。

  老严是福建人,不会说普通话,同当地人很难沟通。

  他出言问路,当地人不太能够听懂。

  没人指点,加上人生地不熟,老严乱走上了凤凰山。

  在福建山民看来,100多米的凤凰山哪里算是山。而这里山清水秀,也颇为值得爬一爬。

  光顾着看景色,走着走着就没路了,老严只能在树林中行走。

  走了2个小时,老严发现似乎迷路了,又不愿意原路返回,就咬牙继续往前钻树林。

  这里有几处山坳,树林非常密集,有很多小溪流过,地上都是淤泥,搞不好连膝盖都陷进去。

  看来,这里平时不要说人,就连狗也是不来的。

  就在老严奋力行走的时候,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一声沉闷的叫声,非常凄惨。

  老严是法官,之前曾经监督过多起行刑,看多很多枪毙的场面,很有经验。

  他觉得,这个叫声很像被堵住嘴的死刑犯,中枪时发出的垂死叫喊。

  正常人无论如何模仿,是绝对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。

  出于职业敏感,老严急忙朝着叫喊的地方走去,钻入另一片更密集的小树林。

  看到老严走近,不远处一个身影迅速站起来,转身就跑。

  老严认为这个人可能有问题,大喊:什么人?站住!随后追了过去。

  这个人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,借助树木的掩护,几分钟内就跑的没了影子。

  老严不知道对方跑到哪里去了,只得返回现场,却大吃一惊。

  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女童倒在一棵树下,全身被捆绑起来。她的衣服都被扒掉,下体血肉模糊,显然是遭到了奸污。

  这还不算,女童颈部有一处致命伤,似乎是什么利器割出来的,动脉已经断了,鲜血喷射出来。

  看来,歹徒是刚刚下手杀人,前后还不到10分钟。这种伤势是无法救的,人已经死了。

  被歹徒的兽行刺激,老严极为气愤和震惊,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。

  过了10多分钟时间,老严才稳住心神。

  出于职业习惯,他在附近搜索了一下,看看歹徒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。

  果然,一把带血的剃刀丢在地上。

  看来歹徒本来将剃刀放在地上,看到有人来了只顾逃走,慌乱中才丢下的。

  让老严震惊万分的是,它在几十米外又发现了一具女童的尸体,被石块和树叶覆盖起来,已经腐烂的面目全非。

  老严急忙离开树林,花费1个多小时走到公路上,搭车去当地派出所报警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很快,大批民警赶到现场。

  现场惨不忍睹,一共发现了5具尸体。

  除了刚刚被杀死的女童外,其余4人至少死了几个月,其中2具已经基本白骨化,2具也已经腐败。他们都是被人剥光衣服以后,用绳索捆绑起来被奸污,最后被剃刀割颈杀害。

  他们的衣服就扔在附近,民警很快发现了1年多前失踪的小娇衣服。看来,小娇失踪当天就已经遇害。

  最可怕的是,现场不仅仅是死了5个人这么简单。

  歹徒刚刚杀完人,老严就追了过来,他没有来得及处理现场。

  民警发现,这个女童被人折磨过,鼻子上还被插入了一枚长长的缝衣针,竟然深入脑内。

  可见,歹徒手段极为凶残狠毒,到了惊人的地步。

  更可怕的是,在另外两具没有完全腐败的尸体上,民警发现有部分人体组织不见了,分别是腹部、腿部、阴部的肉。

  会不会是什么野生动物撕咬的?

  当然不是,这明显是用剃刀切割的痕迹。

  奸杀5名女童还毁坏尸体,民警们也都被惊呆了。

  新中国建立才几年,公安建立时间也不长,谁看过这种匪夷所思的恶性案件?

  经过核实,这5人都是这1年半内失踪的女童。

  听到女儿已经被杀,小娇的母亲当场晕死过去,父亲也泣不成声:谁这么狠毒?对这么个小女孩下毒手。

  对啊?这究竟是谁干的?

  专案组迅速组建起来,开始对案件的侦破。

  根据老严回忆,虽没有看清楚,对方应该是个青年或者中年男人,很瘦,身高中等,穿着普通,跑步很快,似乎对附近很熟悉。

  而民警们也认可这个观点。

  这里是凤凰山少有的偏僻地方。由于树林中有很多小溪经过,这里淤泥很多,人稍有不慎就会齐膝陷入。所以,平时没有人会来这里,当年搜山也没有搜过这里。

  而歹徒则巧妙的走了一条没有什么淤泥的路,到了小树林深处,从容作案。他知道这里不会有人。

  杀人以后,尸体就丢在这里,只是用树枝什么略加掩盖而已。

  显然,歹徒不是附近居民,也是曾经长期在附近居住的人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那么,案件是什么性质呢?

  根据民警调查,这5个女孩都是在凤凰山附近玩耍时,突然失踪的。

  其中1个女孩失踪前,曾有人看到她和一个成年男人说话。

  那么,高度可能是她们被这个男人诱骗到这片小树林,被虐待后杀害。

  究竟为什么这么做?

  谁都知道,女童身上不会有什么钱,劫财不可能。

  女童都被奸杀,手段还非常残忍,民警们认为是劫色或者报复。

  那么,是不是报复杀人呢?

  民警们对5个受害家庭的社会关系,进行了详细的调查。

  只有4个受害家庭居住在凤凰山附近,其中只有2家是本地人,另外2家则是外来户。

  一家外来户,仅仅搬来1年左右,在本地几乎不认识什么人。这家在本市别说仇人,就连说过话的邻居都没几个。

  就算都是本地的住户,而小娇和另外一家本地人根本素不相识,一个是卖菜的,一个是送煤工,没有任何社会交往。

  至于那个失踪的11岁女孩,压根就不住在附近,临时从乡下来跟着父亲买东西的。

  这家人在本市市区没有任何社会关系,当然也不会有仇人。

  反复分析,这5家人并没有共同的社会关系,当然也没有共同的仇人。

  看来,报复杀人可能性不大。

  会不会是劫色杀人呢?

  有可能。

  当时的民警对变态杀人案还不太了解,无法理解歹徒为什么选择这么小的女孩子作案。

  确实,本市以美女如云而闻名全国,满街都是漂亮女孩。

  就算劫色,歹徒也完全可以选择成年女性,为什么作案这么怪呢?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对案件的性质不能确定,案件陷入僵局。

  虽然对案件进行保密,但天下没有透风的墙,这事很快就沸沸扬扬的传开了。

  官方越掩盖消息,民间谣传就越夸张,说是什么六六三十六个女童被害了!还有谣言说一共有72人,是36对童男童女!最夸张的是说一个小学班级的女生,都集体被害了。

  本市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,一时间周边几省也都有了谣言。

  鉴于案件性质过于恶劣,社会影响太大,尤其是歹徒很可能再次作案,本省公安人员无法迅速破案,只能向公安部求援。

  公安部立即派出几个专家,对该案件进行剖析,协助当地警方破案。

  此时中苏关系极为密切,苏联一些刑侦专家正在中国,帮助中国同志建立现代化刑侦体系。

  有一个苏联的著名刑侦专家尤里,正在给中国刑警骨干们上培训课程。

  案子很严重,中国方面也请年近六旬的尤里,参加了会议。

  尤里了解了一些情况,发表了自己的看法:我认为,这个案件是匪夷所思的,并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。歹徒单纯只是变态,奸杀女童即可,为什么要割走人肉呢?难不成他会吃人?吃人的案件,全世界不能说没有,但我做了快40年警察,整个苏联和原来的沙俄只发生过2起。其中一个人是精神病,杀死了自己的姐姐,又吃了她的肉。此人后来死在疯人院,吃下了一把剪刀;另外一个人是和同伴被困在西伯利亚荒原,没有食物,眼见要一起饿死,才杀死了朋友吃了肉。他辩解是自己不杀同伴,就有可能被对方杀掉吃肉,就先下手为强了。

  而你们国家这个歹徒,显然是正常人。他做事不算高明,但也有条理,有计划,有准备,遇到突发事件还能迅速逃走,不像是有精神病。

  刑警老张通过翻译询问:尤里同志,您的分析是什么?歹徒是什么人?

  尤里:我认为,这是一起恶意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秩序的事件。对方是训练有素的特务,可能是美国或者台湾派遣而来。他们潜入你们的腹地城市,在人口密集的市区,故意做一些极其残忍恶劣,让普通人听了就发抖的案件,来破坏你们的社会秩序。你们应该知道民众恐慌起来,是很可怕的,会导致全面的混乱。我们苏联时期,有过这种事情。在内战结束初期,白军派了不少匪徒,分为二三人的小组,潜入我们的大城市的人口密集区。他们公开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,有时候就在市中心作案,目的就是制造恐怖,让人民对我们失去信心,动摇我们的政权。

  尤里说的似乎很有道理,受到大部分与会者的支持。

  尤里提出,必须立即派遣情报专家赶赴该省,打击敌特的情报站和潜伏单位。只有严格按照反间谍的模式去做,才能彻底杜绝这系列案件。

  不过,刑警老张却对这个观点,持反对态度。

  老张也是老军人出身,曾经长期参加剿匪工作。

  在湘西的匪区,他见识过土匪奸杀良家妇女,甚至割乳割阴,吃人肉、喝人血甚至剥人皮做马鞍。他认为,这种案件未必是什么特务,带着政治意图的破坏,有可能就是一个残酷无比的家伙干的。

  既然土匪只是单纯为了发泄兽欲,做出这种残酷的事情,不能排除也有同样的半兽人存在。

  真的要进行特工破坏,做系列案件,也应该在中国各大城市都派人去,分头去做。奸杀后,歹徒应该将尸体公开丢在某地,让所有人看到,以扩大影响。

  为什么只在区区一个城市去做,还将尸体巧妙的隐藏起来?

  这不符合逻辑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自然,尤里的观念也不能完全排除,但似乎不太可能。

  刑警老张的这番话,改变了大部分与会者的观点。

  由此,案件还是按照刑事案件来侦破。

  事实证明,如果不是老张的坦率直言,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  这边,老张亲自来到本市,对案件细节进行分析,走访了作案现场。

  老张发现歹徒留下一个重要的东西,就是凶器剃刀。

  这把剃刀还是名牌剃刀,是购自上海的高档货,值好几块大洋。

  这么贵的剃刀,普通家庭不会购买,都是专业理发店才会买。

  本市已经全面的公有化,理发店大多由政府管理,传统的剃头挑子已经不存在了。剃刀的把子比较新,推测是摔坏以后更换过,应该不难找到主人。

  刑警老张带着剃刀,挨家挨户走访理发店,优先围绕凤凰山附近。

  没多久,一家小理发店的老板认出了自己的剃刀:这刀是我的,我用了七八年了。之前托人花了三块大洋,从上海买的。后来把子跌断了,我又花了一块大洋去修好了。

  这刀是我吃饭的工具,1年多前被不知道什么缺德人偷走了。这家伙,几乎是明着偷。当天客人很多,我忙着给人剪头发,一转眼就发现放在傍边的剃刀没有了。我这个剃刀,除了给人理发以外,根本没有其他用处。这刀很锋利的,稍微不慎就会刮伤皮肉,普通人哪里敢用。我就认为是哪个同行的恶作剧,故意恶心我,毁我生意。后来一想,当时店里前后来过七八个人,没有一个是同行,看来还是这些人偷的。

  刑警老张:这七八个人都是什么人?

  老板:有一二个是熟人,其他都是附近的住户,都来过几次。他们具体是谁,我也说不上。咱就是一个理发店,也不能查人家户口。不过,我这个店在胡同里,也就住在附近的住户才会来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由此,刑警老张只能确定歹徒可能住在附近。加上歹徒对于凤凰山附近很熟悉,似乎是长期在这里居住的人。

  歹徒在1年半内奸杀了5个女孩,只有一个路人远远的看过他,说明这个人比较谨慎,并不容易对付。

  另外,凶案采集到现场留下的几个脚印,证明歹徒大概1米7左右,很瘦,应该只有不到100斤。穿的鞋子是普通的布鞋,歹徒的生活档次应该也不高。

  剃刀把上,发现了一个还算完整的指纹。

  那个年代还很落后,刑侦技术不发达,线索只有这么多。

  显然,这距离破案还有十万八千里。

  万般无奈下,刑警老张只能使用笨办法了。

  既然歹徒一直选择在凤凰山作案,说明他对于这里很熟悉,敢于在这里杀人。

  那么,警方只能守株待兔,派出大量男女民警化妆成游客、附近居民、捉小鸟、抓昆虫的,在凤凰山一带布控。

  尤其是靠近理发店这一侧山地,需要重点布控。

  究竟能不能抓住歹徒,谁也心里没有底。

  如果歹徒聪明一些,上次遇险后就立即更换地方作案,民警们的布控也就是白费力气了。

  一般来说,歹徒没有这么傻。就算还在凤凰山作案,他至少要等上一年半载,等风声过去。

  死马当活马医吧,总比民警们什么都不做要好。

  他们调动几十人穿着便衣,不断在凤凰山巡逻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月,一个伪装成游客的女民警,突然发现了异常。

  在人迹罕见的后山山脚巡逻的时候,她发现前面几百米外有一个男人,行为举止很奇怪。

  这家伙正在拽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向山上一处树林走去。

  而这个小女孩拼命抵抗,反复挣扎,不愿意跟着走。男人见劝说无效,一把抱起女孩就走。

  女孩大声叫救命,男人急忙去捂她的嘴,又抽了她几个耳光。小女孩没有被打傻,仍然不断大叫救命,直到嘴巴完全被捂住。

  女民警大惊,认为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歹徒。

  情况紧急,女民警等不及呼唤其他同事,简单地用步话机汇报了一下,说明了地点,随后立即追了上去。

  当时天已经逐步黑了,等到女民警赶到这里的时候,两人已经不知去向。

  有个七岁女儿的女民警焦急万分,像疯了一样在附近跑来跑去,全力试图找出女孩。

  就在女民警就要绝望的时候,突然听到附近又传来一声“救命啊”的女童呼救声。

  这个声音只持续了1秒钟,似乎刚喊就被人堵住了嘴,也足够了。

  女民警根据声音的方向狂奔,冲入一片树林。此时,这个男人果然已经将女童衣服扒光,捆绑了起来,拿出一根长针,正要朝着她的鼻子上刺去。

  女民警拔出手枪对准男人,厉声喝道:举起手来,不然开枪了,你这个畜生!

  这个男人就像掉了魂,一下子瘫倒在地,被戴上了手铐。

  女民警,迅速解开了女童身上的绳索。死里逃生的女童一把抱住女民警,放声大哭:阿姨!阿姨!我要妈妈!

  十分钟内,几个男民警冲了过来,将歹徒押下山去。

  期间,周边的居民听说抓到了这个恶魔,纷纷赶来,一瞬间就来了数百人。

  大家群情激奋“害人家小孩子,要活刮了这个牲口”“禽兽啊,这么歹毒啊,比虎狼都狠”“这么小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毒手,还是人吗?”

 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“大家打死他”群众们一拥而上,对准这个男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  几个民警好不容易将群众们隔开,这个男人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了。

  此时,这个男人反而哀求民警:快,快把我带走,求求你们,不然我要被他们打死。

  民警一边拦着群众,一边冷冷的对他说:要不是穿着这身警服,我也要把你活活打死。

  歹徒归案了,还救下了一个女童,可以说算是皆大欢喜了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经过这个审讯,这个变态杀人狂叫做邢任中,33岁,附近某县的乡下人,结婚多年,有两个儿子。

  他2年前来本市做泥瓦匠,在工地工作。

  从1年半前,也就是1955年开始,邢任中采用欺骗的方式“上山看一种漂亮的小鸟”“我知道哪里有兔子”“你爸爸是我朋友,让我带你去见他”之类的谎言,先后将在凤凰山附近玩耍的6名女童骗上山。其中5人最大的不过11岁,最小的只有5岁。这些可怜的孩子被邢任中捆绑后,将鼻子上扎入一根长针,然后先奸后杀,再割掉人肉带回家食用。凶器是从理发店偷来的一把剃刀,邢任中的工地就在附近,曾经去理过发。

  在对第6个女孩下手时,邢任中被女民警生擒。

  经过和剃刀采集的指纹比对,证明邢任中就是杀人凶手。

  刑警老张感兴趣的是,邢任中同这6名女童素不相识,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这么做!

  邢任中的解释是这样,他从小就患有鼻窦炎,成年以后格外严重,已经到了严重影响生活的地步。

  平时,他长期鼻塞,呼吸不畅、头昏、疲倦,最近几年又出现白天的持续头疼。

  他曾经多次去县城看病,没有效果。

  2年前他来到省城做泥瓦匠,多次去大医院看病。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物,吃了以后略有缓减,但用处不大。一个专家坦率的告诉他,有的人得了这种病,就是治不好的,你可能就是这种人。

  邢任中长期为疾病困扰,非常痛苦,曾经一次上吊,一次跳河,都被家人或者工友救下。

  就在准备第三次自杀时,邢任中自称遇到一个江湖郎中,给了他一些中药。

  吃了这些中药以后,邢任中感觉症状有所好转。江湖郎中告诉他,这种病没法根治,只有偏方才能治好。在邢任中反复追问下,郎中说如果你是古代的皇帝,才有本事治好,就是要吃9个童女的肉,还要采阴补阳。邢任中详细问了具体的方法,江湖郎中同他乱说了一通,说什么要用钢针扎入鼻子上,吃了才有效。

  这只是郎中信口开河的胡咧咧,然而一字不识的文盲邢任中却坚信不疑。

  他认为这样下去横竖也是要自杀,不如搏一搏。

  于是,他每次工作休息的时候,就在工地附近的凤凰山乱转,寻找独自行走的女童下手。

  这些女童年龄幼小,很容易就被邢任中欺骗,乖乖的进入树林后,被他残害后杀死。

  在杀死第5个女童时,被出差的法官老严发现,邢任中仗着对这里地形熟悉,飞奔逃走。

  随后,他也听说这事曝光了,感到非常害怕。

  根据郎中的说法,要凑齐9个人才行,他只成功了4个。

  所以,邢任中明知道有危险,也决定顶风作案。

  没想到,在诱骗最后一个女童时,她并不受骗,反而试图逃走。

  邢任中只能强行劫持她,将她拖入预定的树林里。

  期间,无论邢任中恐吓、殴打、堵嘴,这个女孩始终大喊救命,大声呼救。邢任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童,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,又不能现在就将她掐死。

  双方纠缠期间,这种奇怪的行为和喊声,被女民警发现,由此抓住了邢任中。

  那么,邢任中说的这番话是不是真的?

  对不起,没有人能够证实,连江湖郎中是否存在也不知道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无论警察怎么问,邢任中始终是同一套说辞。

  这种说法过于匪夷所思,民警们一度认为邢任中是精神病患者。

  然而,在本市精神病专家对邢任中的鉴定后,大家一致认为此人没有精神病。

  邢任中的智力比普通人略低,原因不明,但他的思维清晰,做事有逻辑性,并没有精神病。

  专家们倾向于,邢任中说的故事可能是真实的,只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相信。

  而邢任中因智力较低,加上是文盲又生性残忍,竟然相信了这种说法。

  他为了治疗折磨自己多年的顽固疾病,竟然连续奸杀女童,甚至吃人肉。

  证据确凿,邢任中当然被判处死刑。

  

迷信采阴补阳邪说的变态食人恶魔:1955年泥瓦匠奸杀6名女童凶案


  被捕3个月后,邢任中被公审、游街示众后,执行了枪决。

  这个案件中唯一幸存的女童,实际上是以自己的聪明和顽强自救成功。她成年后成为中学老师,儿子是留美的博士。

  退休后,她去了儿子在美国的家,现在已经70岁高龄了。

  只是,儿时的这段可怕遭遇,恐怕老人到死也不会忘记。

  本文参考

 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,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